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微信龙虎斗 > 冥王 >

看到了阿香死人脸上的花痴表情

归档日期:09-18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冥王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街上的场景比孙尚香想象中的更为惨烈,她自幼锦衣玉食,所见也不过是些衣着破旧的乞丐,眼前这般,拖家带口,破衣旧衫,骨瘦嶙峋的景象,让她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将口袋里的钱币散了个干净,不仅如此,还有更多的难民向她涌来,不过十一岁的小姑娘,饶是颇有拳脚也经不起这般惊吓。

  阿香伏在孟婆庄的案子上一手托腮,一手拿着毛笔写写画画着什么,还未喝完的忘忧斜倒在一旁,孟婆从后面探了探脑袋,恰好看见阿香正写完了,论追求陆迟的三十六计,第一计,美人计,第二计,超级美人计,第三计,终极美人计…

  彼时陆逊二十一岁,初入孙权府中为幕僚,一心家国天下,胸怀抱负,满腔的文采武略还未能直抒胸臆,却先被一块石头砸着了头,

  陆逊想起那日之后,家中有些变故就离开了一段时间,却不想她真的有找过自己,

  这几日,阿香同赵吏学了一套活动筋骨的操,撑撑胳膊撑撑腿,想想转眼,她也是冥府的一只老鬼,虽不会身老病死,但多动动总归显得有活力些,让她这死了多年的身子骨也看起来活泛些。

  这册子上写着,那一日,陆逊在那棵海棠树下从黄昏站到清晨,又从清晨站到日暮,直到昏厥,才被人带了回去。

  江东郡主,名曰尚香,自幼喜武,手下侍女皆带刀具,常与人以击剑为乐,建安十年…

  孙尚香无法理解,眼前的男人明明前一日还是疼爱自己,宠着自己的哥哥,为何这一日却成了要用她的终身幸福去换取什么孙刘同盟,血肉亲情却冷酷如斯,孙尚香只觉得自己周身的血液都变得冰冷,

  你也知道,这乱世,地府业务繁忙,有些鬼一两下投不了胎,在这地府呆的了无生趣,便写些生前的故事,想着说不定还能在地府流传开来,下次再投胎也好混个脸熟,这江东奇异志,据说就是一生前颇有文才的书生写的,我找来看看,看能否搜到些同你和那黑脸判官的故事

  孟婆和阿香匆匆的来到一个破旧的小房子里,这鬼因在地府中呆的久了,没能投胎,便分到了一个住处,阿香四处翻找,只在桌子上找到了一张已经有些风化的纸条,纸条上写着

  阿香还记得自己同陆逊说过的第一句话是,孤乃江东郡主,这粥能不能,能不能给我一碗。许是这做法太不够侠女,孙尚香竟是越说声音越小,越说越觉得委屈,再抬起头是,两只大眼睛已藏了一汪水,彼时陆逊十八岁,本是来施粥济民却不想弄哭了一个好看的小姑娘,彼时陆逊还叫陆议,乃是江东大族。

  陆迟声音很轻,阿香还没确定自己是不是耳背,就见陆迟已经迈着布子走过了她三米远,阿香眼神有些失落,举起酒壶咕嘟又是一口,迈着步子三两下追了上去

  建安十年,彼时,孙尚香十四岁,正是顽皮闹腾的时候,不喜读诗书,做学问,却偏偏擅长爬树打洞,舞刀弄枪,故其父孙坚便派她去兄长孙权的府中暂住,说是要她出去放放风散散心,实则是想管束管束她那野性子。

  孙尚香虽不喜欢读书识字,但耐不住她喜欢陆逊,所以便常常缠着陆逊,她喜欢听陆逊给她念诗经

  孟婆又看了看阿香,怎么也无法讲眼前这个发型凌乱,手持狼牙棒,还醉的东倒西歪的女人同绝世,倾国这等词语建议起来,

  可阿香没想过的确是,她再见那人时,听到的第一句话不是,能再见到你真好,阿香。而是那熟悉的脸庞却神色无比冷漠的问她,你是何人?

  那男子这样唤她,从没有人叫过她阿香,世人皆称她江东郡主,就连父兄也只叫她的名字,阿香,孙尚香觉得自己打心底里欢喜

  自那日起,阿香便不再断情日放灯,只是坐在陆逊化身的那棵海棠树下喝酒发呆,她想若是陆逊对她说过欢喜,她便能明白他的心意,可她纠缠着陆逊的百来年里,陆逊不是冲她黑着脸就是抢过她的酒壶,说她酒鬼,就连偶尔揉她头发,也是嫌弃几分她邋遢,怎么想也和喜欢沾不上边,若说陆逊厌恶他,又为何在那一焃鴠剑仙

  江东的山山水水,江东的朵朵浪花,江东的风雨河畔,

本文链接:http://youdopia.com/mingwang/68.html

上一篇:我太熟悉这标志性的笑容了

下一篇:没有了